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兔淼淼

標籤: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白鈺 聶凌宇 都市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是作者「 「兔淼淼」」的傾心著作,白鈺聶凌宇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新書《【快穿】病嬌男神,獨寵我》求收藏 他美艷,他禍水,他天下無雙…… 他是天下人爭搶的目標,沒有人可以抵禦他的誘惑,也沒有人會不愛上他。 為了拯救被反派們崩壞了的世界,白鈺穿梭在各個位面,只為讓反派們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暖,樂不思蜀,沉溺其中。 霸道總裁:再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腹黑竹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鈺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昨天墨亦寒要了他太多次,以至於他整個人就像是被抽空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一樣。
現在醒過來的時候,還全身充滿不適。
白鈺睜着眼睛看着宮殿的屋頂,心情根本沒有辦法平息。
他現在住的這件屋子,是當年的太子寢宮。
在登基成為皇帝之前,白鈺一直都和墨亦寒兩個人住在這裡。
這裡有他們倆在一起時所有美好的回憶。
他們倆相互依偎,是彼此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可是,現在這回憶卻全部都推翻。
一切都成了泡影
墨亦寒根本就不是白鈺記憶中的那個樣子。
全部否是他偽裝的。
什麼可以信任的人?
都是騙人的!
這個混蛋!他欺騙了自己!
手腕上面依舊被綁了鐵鏈,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會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白鈺還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難受過。
早就聽說過農夫與蛇的故事。
但是被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這樣恩將仇報,倒是頭一次
早知道,當年趁着這個孩子還小的時候,他就應該狠狠的揍他幾頓。
要他現在這樣目無尊長,這樣對待自己!
白鈺越想越是委屈。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對那個傢伙那麼好?
眼淚又從眼角划過。他乾脆把被子整個蒙在自己的頭上。
真的好希望眼前的這一切都是一個夢
只要夢醒了,一切又會變成從前。
這個時候墨亦寒又端着一碗粥從外面走了進來。
白鈺的身體太柔弱了,墨亦寒想給他補一補。
昨晚和白鈺做的時候,白鈺暈過去好幾次。
所以一早墨亦寒就去給白鈺做了葯膳。
墨亦寒端粥進來的時候,見白鈺已經醒來,他的嘴角都已經牽起一絲溫柔的笑意。
他真的很喜歡看見白鈺像從前一樣,出現在太子寢宮。
他那個時候就喜歡默默的看着白鈺,現在更是看的肆無忌憚。
「白鈺哥,來喝點粥。」
這個粥可是墨亦寒親手熬的,早上起來他就在做這件事情。
雖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墨亦寒只要一想到白鈺喝的是自己親手熬的粥,他就覺得很開心。
對於白鈺,他總是這樣事無巨細,恨不得每一件事情都自己做。
可是,粥都還沒有端到白鈺的嘴邊,白鈺卻諷刺的對着他說道「這碗粥里,也下了毒了嗎?」
墨亦寒整個人愣住。
昨天他給白鈺的那碗粥里下了毒,是迫不得已。
「哥,昨天只是沒有辦法。今天的粥裏面已經沒有毒了。」
墨亦寒用勺子舀了一碗粥遞到白鈺的唇邊。
「來,這是我親自熬的,很好喝。你嘗嘗。」
可是白鈺根本就連眼皮都沒有抬起來看墨亦寒一眼,更不要說張口喝他的粥了。
白鈺只是冷笑了一下,諷刺道
「我可不敢喝,誰知道你說的是真話假話?像你這種滿口謊言的人熬的粥,誰知道喝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
墨亦寒拿着勺子的手都抖了起來。
白鈺一直以來,對他都是溫和又寵溺,只要是墨亦寒要的,白鈺就沒有不滿足他的。
可是,現在白鈺卻這樣冰冷的和他說出這樣的話!
這還是第一次
終於不再偽裝了嗎?
知道他變成了自己一個人的所有物,再也沒有辦法見到墨青嵐,他就改變了對自己的態度了嗎?
墨亦寒的心都好像結了冰。
這輩子都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受傷過。
就算被打入冷宮,受盡虐待和白眼,他也沒有像現在這樣難受。
墨亦寒的眼底是化不開的黑色。
「哥,不要再對我說這樣的話,把粥喝了,乖。」
他的臉上依舊帶着微笑,但是現在卻已經陰冷至極。
小迷糊感受到墨亦寒的黑化值,有些擔憂的對着白鈺說道[宿主,反派大人的黑化值都快要到頂了,你要小心啊。]
但是白鈺才懶得管那麼多。
如果可以查看自己的黑化值的話,白鈺感覺自己的黑化值也要爆表了!
他在不停的挑戰着墨亦寒的底線。
「有毒的東西,誰要喝啊。我又不是傻子,明知道有毒,還要把自己給害死。」
說著白鈺還猛地伸出手去推墨亦寒手裡拿着的勺子。
可是手指才剛剛伸過去,墨亦寒卻一把將他的手腕握住。
墨亦寒直接將勺子丟了,將粥端了起來。
自己喝了一口,然後用力的渡進白鈺的口中。
他一隻手摟住白鈺的腰,然後另一隻手端着碗,異常強硬的喂白鈺喝粥。
白鈺感覺自己的整個人像是被鋼鐵給禁錮住了一樣。
他原本就反抗不過墨亦寒,更不要說被下了毒。
白鈺紅着一雙眼睛瞪着墨亦寒,對着他大叫道「混蛋!」
墨亦寒的臉色越發難看。
「哥,你為什麼不能再和從前一樣,那麼對我呢?」
「你說呢?」
白鈺明明都已經使不出勁了,卻還是拼了命的往前一推,直接將墨亦寒辛辛苦苦熬的粥給推翻了。
粥撒了一地,墨亦寒眼底的黑色也更加濃烈。
墨亦寒一早就在熬粥。
他期待白鈺喝下他熬的粥。
熬的時候,甚至會忐忑的想,白鈺會不會不喜歡?
可是現在卻被他這樣推翻了。
「哥,你是故意激怒我,想要我這樣對你嗎?」
說著墨亦寒猛地將白鈺按在了床上,然後用力的親吻着他。
白鈺用力的推着他,「墨亦寒,你是不是有病?」
「是啊!我是有病!」
他早就已經中了一種名為「相思」的病!
否則,他早就應該在知道白鈺把自己當替身的那一刻,就把他給殺了。
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這樣百般的討好他。
被他這樣辱罵,他還是想要得到他。
白鈺才穿好的衣服,又被墨亦寒撕開了
等結束的時候,白鈺感覺自己像是死了一次。
墨亦寒一次比一次粗魯。
白鈺連動都沒有辦法動一下。
墨亦寒將白鈺整個人摟在自己的懷裡,用手牽住他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一口。
「哥,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不要再挑戰我的底線,否則到最後吃苦的還是你自己。」
白鈺乾脆閉上眼睛不理睬他,卻忽然聽見墨亦寒在自己的耳邊說道「晚上,哥也乖乖的陪我去參加晚宴。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剛剛還默不作聲的白鈺猛然睜開自己的眼睛,情緒激動的看着墨亦寒。
「你休想!」
白鈺死都不願意遭受這樣的羞辱。
以禁臠的身份出現在眾人面前,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只是墨亦寒的一個玩物?
「墨亦寒,你做夢!」
可墨亦寒卻根本就不顧白鈺的反對,口氣強硬的對着他說道
「不管哥願不願意,今晚你一定要出席。」

為了防止出現意外,墨亦寒親自又餵了白鈺吃了一次毒藥。
這一次白鈺感覺自己的身體虛弱的就連手抬起來都費勁。
上半身像是被麻痹了。
手指的動作變得無比緩慢,他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樣,下毒於無形之中了。
白鈺真的感覺自己面前的人好陌生。
他看見墨亦寒把那粒葯拿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眼淚便從眼睛裏面掉了出來。
這個人真的是那個他親手帶大的那個人嗎?
他是那個會甜甜的叫着自己哥哥的墨亦寒嗎?
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樣子?
他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可是墨亦寒還是強硬的把葯塞進了白鈺的嘴巴里。
眼淚瞬間眼角滑落,墨亦寒有些不忍心的抱着白鈺。
「哥,你乖啊。就今天一天,以後都不會再把你帶到他們面前了。」
墨亦寒也捨不得讓其他人看見白鈺。
可是他必須要向那些人宣告白鈺的所有權。
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白鈺現在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沒有再管白鈺流下的眼淚,墨亦寒狠着心牽着白鈺往宴會大廳走去。
白鈺的手上還帶着鐵鏈。
墨亦寒對白鈺實在不放心。
之前白鈺那一手毒讓他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老皇帝還有四皇子謀划了那麼多年,都被白鈺一舉拿下,甚至直接殺死。
這說明白鈺下毒的功夫有多厲害。
墨亦寒不敢掉以輕心。
他不怕白鈺給他下毒,但是他害怕白鈺會趁機離開他。
墨亦寒將綁住白鈺的鐵鏈也綁在自己的手上。
這樣一來,他們倆就緊緊的綁在一起了。白鈺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離開他了。
墨亦寒將鐵鏈綁好之後,又拉過白鈺的頭,在他的額頭上面親了一下。
「哥,和我一起去。」
說著他拉着白鈺的手就往大廳走。
白鈺被動的走在他的身後,直直的看着自己手上綁着的鐵鏈,心臟都要疼到麻木了。
這個混蛋,真的要讓自己以這樣的樣子隨着他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就這麼恨自己嗎?
要這樣羞辱自己?
或許在墨亦寒看來,他用鐵鏈子拴住白鈺,是不得已而為之。
但是在白鈺看來,他這樣牽着自己,和牽一條狗又有什麼區別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