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厲少的閃婚小萌妻
厲少的閃婚小萌妻

厲少的閃婚小萌妻蘇錦七厲?寒

標籤: 厲少的閃婚小萌妻 厲璟寒 靈異 蘇錦七
《厲少的閃婚小萌妻》是作者「蘇錦七厲?寒」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靈異,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厲璟寒蘇錦七,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第一,隱婚。」 「第二,婚期一年。」 「第三,不許對我有任何想法!」 這是他給她的約法三章,在民政局門口。 她爽快答應,一一遵守。 可一年後,眼前這個緊抱着自己不放手的男人還是一年前那個冷漠的他嗎? 「你鬆開好嗎?我們一年之期到了。」 「老婆,你簽的協議是無限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6: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厲璟烈送單婧恬回了家,車子停在小區門口,他朝里看了看,說「我還是送你進去吧,這太晚了,我不放心。」
「不想分開,還想再跟你坐一會兒。」單婧恬笑嘻嘻地撒着嬌說。
厲璟烈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今晚不累嗎?」
「不累。」單婧恬笑着搖着頭說。
厲璟烈張開胳膊抱住了她,在她耳邊輕聲地說「今天不早了,早點回去睡吧。也別讓單叔在家擔心你。」
單婧恬得到了一個擁抱,已經滿足了,她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從他的懷裡出來,「好,那我回去了,你到家後告訴我一聲。」
「我送你進去。」厲璟烈說著就去解安全帶。
就在這時,有人在車窗外敲了敲,兩人循聲望去,沒想到竟然是單成昊。
「呀!是我爸!」單婧恬笑着,打開車門下車了。厲璟烈見狀,隨即也下車了。
「爸,你怎麼在這呀?出來接我的嗎?」單婧恬挽着父親的胳膊,親昵無比。
厲璟烈恭敬地站在單成昊面前,很有禮貌地喊了一句「單叔。」
單成昊「嗯」了一聲,隨即伸手點着女兒的腦門,埋怨地說「這一大晚上的都去哪兒玩了?才回來。」
「誒呀,吃吃飯,聊聊天,就這個時候了。」單婧恬揉了一下腦門。
厲璟烈忙說「單叔,是我想得不周到了,下次我早點送恬恬回來。」
單成昊打量着眼前的小夥子,笑了一聲,「璟烈,我把女兒交給你,你可得多要上上心啊。」
「我會的。」厲璟烈認真地說「單叔,這個您放心。」
單婧恬看爸爸嚴肅的樣子,搖晃了兩下他的胳膊,「爸爸,時間不早了,先別說了,快點讓璟烈早點回去吧。」
「瞅瞅,聊兩句就心疼了。」單成昊故作無奈地搖了搖頭,對厲璟烈說「那不說了,你快回去吧。」
「親愛的,到家給我發微信。」單婧恬挽着爸爸的胳膊轉身離開,回過頭沖他笑着說。
厲璟烈看着父女倆進了小區,他才轉身上車離開。
冬天的夜,吹着寒風,刮到臉上像刀子一樣疼。父女倆走的速度不慢。
「這才幾天,就叫上親愛的了?女兒,你得矜持啊。」老父親「痛心疾首」地說。
單婧恬低着頭抵禦風寒,「爸爸呀,我和他現在是男女朋友了,這種稱呼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那他怎麼稱呼你啊?」
「有時叫名字,有時叫寶貝,不固定。」
「那得讓他固定下來!」單成昊有點不服氣地說。
單婧恬哈哈笑了兩聲,「行,我努力!」
父女倆疾步回了家,單婧恬上樓回自己房間前,又對他說「對了,爸,明天我帶媽去做體檢,已經約好醫生了,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
體檢這事,苗苗之前跟單成昊說了女兒的意思,她害怕瞞不下去,卻又拗不過女兒,想叫單成昊找中心醫院的醫生看看能不能想想辦法。單成昊倒是找了個主任,可和恬恬找的不是一個。
「啊,你媽體檢,我當然得跟着了。」單成昊說「那明天一起吧。」
他現在也沒什麼好辦法。再一個,他也想讓苗苗徹底的檢查一回,他更想西醫介入治療。
「那我上樓了,爸爸晚安。」
單成昊看着女兒開心地朝樓上走去,心裏憂愁着苗苗的病情,又坐在沙發上發愣。
隔天早上,單婧恬起得很早,收拾好後下樓去了餐廳。
「媽,早,爸,早。」她打了招呼,拉開椅子坐下了。
苗苗還想掙扎一下,商量地說「恬恬啊,媽今天能不能不去體檢,今天不想動彈。」
「不行哦,我都約好醫生了,咱們一上午就可以結束,您就堅持一下吧。啊。」單婧恬哄着她,溫柔地說。
苗苗看了一眼單成昊,沖他使眼色叫他說話。單成昊卻暗中搖了搖頭,有點不敢的樣子。
單婧恬又問「媽,你沒吃早飯吧?」
「沒吃呢。」
「別吃啊,得空腹,還要抽血呢。」
苗苗心中「誒呀」了一聲,早知道吃點東西就好了。她這剛下來,真還沒來得及吃呢。
「爸,你快點吃吧,咱一會兒就走。」單婧恬又對單成昊說。
女兒這「大家長」的姿態十足,苗苗和單成昊也不好再反駁了。
吃了早飯,趁恬恬出去的時候,苗苗小聲地對單成昊說「醫院那邊你打點好了嗎?我今天感覺有點不太好。」
「哪兒不舒服?」單成昊緊張地問「又疼了?」
「說不出來,就是不得勁兒。可能也是因為害怕,心情緊張導致的吧。」苗苗嘆口氣,「恬恬這性子,就隨了你了,說一不二,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她也是關心你嘛。」單成昊說「我覺得吧,孩子知道就知道吧,別瞞着了,萬一以後真要嚴重了,會生我們的氣的。」
苗苗沉默着,單成昊的話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可又不想兒女擔心,影響生活,這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單婧恬這時走進來,看二人還坐在那,催他們說「你們怎麼還沒上樓去換衣服呀?要走了。」
「哦哦,這就去換,你先去開車吧。」單成昊邊說著,從椅子上站起來了,伸手扶着苗苗出了餐廳。
單婧恬坐在玄關的椅子上等着他們,十來分鐘後,兩人出來了。
她說「我說你們倆,怎麼這麼慢啊。」
「你媽出門,不得打扮一下嗎?」單成昊說。
單婧恬看向苗苗,「嗯」了一聲,「畫個淡妝,是看着有精氣神兒了。」
「出發咯。」她說完,轉身就朝門口走。
可還沒走到門口,就聽到身後一聲悶響,她驚詫的回頭去看,只見媽媽倒在了地上。
「媽!」單婧恬疾步走過去。
單成昊也嚇了一跳,趕緊對女兒說「恬恬,快,去開車。」
車子一路疾馳到了中心醫院,送去了急診。
父女倆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擔心不已。
「爸,我媽不會有事吧?怎麼好端端的暈倒了呢?會不會是因為早上沒吃飯,低血糖了呀?」單婧恬害怕的問。
單成昊心裏清楚,只是安慰女兒說「別怕,等醫生出來就知道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