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卓簡傅衍夜

標籤: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傅衍夜 卓簡 都市
都市小說《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是由作者「卓簡傅衍夜」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傅衍夜卓簡,其中內容簡介:方?」朋友問她。卓簡嘆了聲,懶懶的側了個身,徹底靠着窗戶上,有氣無力的說:「我應該會搬到我媽那裡住。」「阿簡……」「先掛了!」卓簡眼角餘光看到下樓的人,他身上只穿了銀色的睡袍,她沒敢認真看,迅速掛斷電話。他無疑是好看的,無論是從身份背景還是相貌身材。她從小就迷他身材,可是他迷的卻是另一個女人。卓簡小...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8: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但是都不重要了,她完全沒有感覺到頭髮的不適。
馮營在車裡看着她漸漸走遠,只覺得刺眼,轉眼看到她的鴨舌帽,在腿上的手卻緩緩地握緊成拳頭。
司機抱着手機,看着簡芊走遠後出了一身虛汗。
他不是故意的啊。
他再上車,緊張的轉過頭「馮總,我……」
「走吧。」
馮營並沒有生氣,相反,非常冷淡。
像是對什麼的失望,徹底的失望。
「是。」
司機發動車子,調頭離開她所在的舊小區。
就這樣,好像一切就散了。
他們,終究是一場鏡中花而已。
很快,便什麼都沒了。
馮營真的又回了來的地方。
也是在他回去的那個下午,傅衍夜接了他的電話,當時他正在卓簡的辦公室里,接完電話就看向卓簡。
卓簡也看向他,用眼神詢問他怎麼了。
傅衍夜說「你表妹去婦產科做檢查,好像被認出來了。」
「……」
卓簡瞬間緊張起來。
「馮營的電話,要我幫忙,你說呢?」
「是要打招呼的,要是上新聞她就完了。」
卓簡走過去,緊張的坐在他面前說起。
傅衍夜原本是躺在沙發里,這會兒照舊躺着,然後看着坐在自己旁邊的人,「這事你可是一個字也沒跟我提。」
「我,你,那她怕你認識馮營,再把事情告訴給馮營,所以我自然不能亂泄露她的秘密啊。」
「可是我還是知道了。」
他的手握住她的手指頭,習慣性的捏着她的手指頭玩。
卓簡看他有點生氣,就不敢惹他,便轉移話題「也不知道馮營怎麼知道的,婦產科那種地方,馮營也能去?」
「他的確是陪一個女人去了婦產科,是馮家老爺子介紹給他的對象。」
「……」
卓簡驚到,還是問他,「那他會跟那個女人結婚?」
「可能,也不一定。」
傅衍夜睨着她,總覺得她對別人的事情太關心了。
「這個混蛋。」
她低喃了句。
「嗯?」
傅衍夜蹙眉。
「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卓簡氣的要站起來,傅衍夜眼疾手快將她的手臂抓住「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現在三點一線,可沒看過別的女人一眼。」
「現在是沒看,誰知道明天看不看。」
她說著就甩開他的手起身出門。
傅衍夜又躺在那裡不動,就是老蹙着眉。
這裏面,有情況啊。
聽馮營的意思,這孩子應該是劉雲天的。
但是看卓簡的表現……
呵。
這就有意思了。
晚上卓簡下了班之後就去了簡芊的住處,傅衍夜作為司機,自然也跟着去。
但是兩姐妹在廚房裡,他自己在客廳沙發里。
傅衍夜無聊的站了起來,走到陽台去。
這個小區,儘是回憶啊。
「所以呢?」
卓簡看簡芊那副很清醒的樣子卻一點也沒覺得她清醒。
「所以就這樣啊,他過他的,我過我的,孩子拿掉,就當從來沒有過這回事。」
簡芊說。
「姐,這件事你別操心了,我自己完全可以處理好,你要是告訴了馮營,發生不好的事情的話,我可能會怨你一輩子。」
簡芊知道卓簡為她着急,忍不住說了這句話。
卓簡跟傅衍夜從她小區出來的時候,還覺得胸悶。
傅衍夜從後視鏡看到她抑鬱的神情,想問來着,但是又一想,他便什麼都不問。
她自己悶着,晚上睡也睡不好,翻來覆去的。
「你是不是……」
「你出去睡去。」
「……」
她煩躁,不想跟他說話。
傅衍夜無奈,這床他才睡了沒幾天。
——
簡芊的事情傳到媒介,但是傅衍夜打電話給壓了下來,沒傳到網上去。
可是還是有些人因為簡芊那倆字發了照片在朋友圈之類的。
不知道怎麼的就傳到劉雲天那裡。
那天她上班的時候在樓下看到劉雲天,劉雲天只問了聲「孩子是我的?」
「不是。」
「簡芊,如果是我的,我可以……」
「你可以什麼?你已經跟別的女人結婚了,你還可以對我負責?」
「我可以離婚。」
「哈,離婚?離婚後娶我嗎?就算你不管你跟你妻子的家裡,但是我麻煩你用你的腦子好好想想,我的孩子將來知道自己是破壞了別人的家庭才出生的該是什麼心情。」
「可是芊芊,咱們的孩子……」
「我說了不是,你也不算算我們在一起是多久前的事情,我上個月還來大姨媽啊。」
她說完就走。
劉雲天聽着她上個月還來大姨媽,便又跟上去,「什麼時候來大姨媽?」
「你別再多管閑事,回你自己的地方去。」
「我自己的地方?還是……」
劉雲天心裏顫了顫,然後皺着眉頭看着她。
孩子要不是他的,那麼只會是另一個人。
在豐城,他跟另外一個人,是會碰面的。
「是馮營的?」
他想起那晚馮營見到他的時候想要殺了他的眼神。
「不是,你不要在亂猜,也不要亂說。」
「芊芊,你跟我說句實話行不行?」
他追上去,他不能不明不白的讓她走。
「不是你的,也不是馮營的,我去酒吧喝酒的時候玩了一晚上,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這樣說你懂了嗎?」
「……」
「所以我才必要的流掉這個孩子,但凡這孩子是你的或者是馮營的其中一個,我都會死死地抓住這個機會讓你們娶了我,然後我就可以過上富足的生活。」
「……」
簡芊討厭他猜來猜去,怒視着他說完這一切便轉身離去。
劉雲天忘了追上去,他現在寸步難行。
她吃了剋制嘔吐的藥物,故意再食堂里吃飯打消同事們胡亂猜測的念頭。
她心裏煩悶到,一個人躲在角落裡抽煙。
她恨自己會苦惱。
這有什麼好多想的。
做掉就沒事了啊。
可是做掉那兩個字……
那晚她做了個夢,夢到馮營又回來了,並且就站在她床前。
她嚇的坐了起來,一頭冷汗。
因為馮營說要親自拿掉她的孩子。
太兇殘了。
可是她睜開眼,房間里除了她,什麼都沒有。
她又躺回去,一個人默默地看着屋頂發獃。
朋友圈裡還有他的消息,她看過他在夜場所懷抱着兩個長腿美女,然後呼吸就覺得有些困難。
她絕對不可能愛上一個才認識不久,並且以那麼純粹的目的做過幾場愛的男人。
他還故弄玄虛搞的好像他們以前認識一樣。
那不過就是一個男人找女人搭訕的拙劣方法而已。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