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今日的偏愛

標籤: 瀾瀾 玄幻 舒聽瀾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書名叫做《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的小說,是作者「今日的偏愛」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玄幻,主人公舒聽瀾瀾瀾,內容詳情為:卓禹安想,舒聽瀾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愛她,何必事事體貼、照顧周到,擔心她吃不飽、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聽瀾看他一眼,淡然回應:「嗯,是我不愛你。」卓禹安被噎住,知道她沒心沒肺,沉默片刻:「也行吧,不管你愛不愛,我先愛了。」後來,某人被打臉,網上有個調查問卷:你學生時代的學霸,現在怎麼樣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17: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忐忑之餘也有些心虛,深怕自己對宋京野那點心思人盡皆知。誠然她本身並無門第之見,也並不自卑,但不可否認,現在的她和宋京野的身份地位太懸殊,她覺得自己的喜歡對宋家人來說,是一種打擾。
好在宋媽媽一直很熱情,不像是來找她談這些事的,甚至還問:「我同你們領導挺熟的,你工作中如果有困難,可以隨時跟我說。」
陳檸回知道她說的是那位廖夫人楊璋,是另一個部門的總負責人,跟她隔着好幾級,她有再大的困難也找不到她那邊去。雖知道宋媽媽可能只是客套話,但以那天在百日宴里觀察的,她和楊副部的關係確實不錯,只怕她真熱心去替她打招呼。
她現在還是想一步一個腳印踏實地站穩腳跟,所謂的背景和關係是很重要,但她覺得這些是雙刃劍,既能載舟亦能覆舟。
「你別瞎摻和小陳的工作,她有自己的規劃安排。」一直沒說話的宋父忽然開口替她解圍,也是明令禁止宋媽的任何想法。
「你凶什麼,我說說而已。但小檸要是在單位受委屈,隨時跟我說,我給你撐腰。」
陳檸回鼻尖驀然發酸,她從小得到的溫暖並不多,更很少有人會如此直白地偏袒她,然而從18歲之後,一路走來,遇到的全是好人。
三人吃完飯,宋京野還沒回來。
「小檸,陪伯母出去走走消消食。」
「好。」
陳檸回上前,大約是宋
母讓人感覺太親切了,所以她過去很自然就挽着她的手往外走,跟母女似的。
院子外的衚衕幽深靜謐,只有每家每戶的門前燈亮着,兩人挽着手走路,連說話聲都低了不少。
陳檸回心裏有準備,這是談話的開始。
「你從小跟你叔叔嬸嬸長大的?」
「是的,我父母在我出生後不久就沒在了。」她對父母沒有任何印象,所以也談不上傷感。
「他們對你好嗎?」
「挺好的。」她如實說,確實挺好的,作為叔叔嬸嬸能夠讓她心無旁騖上完高中,已經很不錯了。
「你們現在還有聯繫嗎?」
「偶爾聯繫。」過年過節她會打電話回去,這兩年過年時,也會把自己平時省下的錢打一部分給他們,養育之恩她從不會忘記。
宋母本想說以後別聯繫了,但又忍下了,她看中的不僅是她從底層爬上來的韌勁,還有她的心善和大義,如果連養育之恩都可以棄之不顧的女孩,她也看不上眼。
宋母表面和藹可親,但其實心裏也是彎彎繞繞的,坦誠說,要是再往前幾年的心態,她是斷然不會選陳檸回的,畢竟家世背景擺在那裡。
即便是再往前幾個月,在陸垚垚家孩子百日宴之後,她就找人查過陳檸回了,心裏對她也還是差點意思。
但現在,她心如急焚要讓宋京野定下來,深怕他再出差錯,昨晚回來一臉傷,一臉消沉,她偷偷去他房間外站了幾次,他一夜
沒睡,她也一夜沒睡。
她知道他心裏難受,但有什麼辦法?愛了一個不該愛的人,對方再好,也不會是他的。
當媽的沒有不自私的,尤其是選兒媳婦。
她選中陳檸回,一是陳檸回品性好,工作也好;二是在百日宴時就看出陳檸回的心思;三是能包容宋京野,如果選一個和宋家一樣條件的女孩,誰能忍受他心裏藏着別人?
兩人沿着衚衕走了一圈之後回家,宋京野還沒有回來。宋父在客廳看新聞,陳檸回便也坐在客廳一邊看新聞一邊等宋京野。
職業習慣,一看新聞就專註認真,沉浸其中,連宋京野什麼時候回來的都沒發現。
宋京野在家看到她很意外,尤其是看到她跟他父親一左一右坐着,連背影都顯得專註,畫面不可思議和諧,要知道這家裡,他母親是鮮少看新聞的,他也很少看,他父親每回都是形單影隻。
不僅如此,兩人還偶爾聊幾句,有問有答,他父親他很了解,如果是看不上的人,連一個空間都不可能獃著。
他沒打擾他們,徑直朝自己的房間走去,途中,遇到他母親一臉不可思議看着他,「你沒看到小檸?」
「看到了。」
「看到了連聲招呼都不打?」
「你請來的客人,我打不打招呼有什麼關係?」他故意唱反調,就他母親他還不了解嗎,又在亂點鴛鴦譜。
「媽很喜歡小檸,還有你爸,對她印象也不錯。」
「所以呢?」宋京野現在真沒心思想兒女情長的事情,何況在他眼裡,陳檸回就是一個小姑娘。
他態度冷淡,宋母也不惱,只說:「所以,我是留她下來住呢,還是你送她回去?」
留下來住,客房就在他的房間隔壁,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宋京野無奈,早知如此,回自己家了。
他轉身回客廳,衝著陳檸回的背影喊了一句:「送你回去。」
陳檸回冷不丁聽到他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看他臉色也冷冷的,急忙站了起來。
宋母瞪宋京野一眼,宋京野當作沒看見往外走,陳檸回跟他們說了聲再見之後,也跟着往外走。
看他這樣是生氣了,陳檸回默默跟在他身後走着,他一言不發上車,陳檸回也一言不發上車坐在副駕駛坐上。
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中午才剛坐他的車。
車開了一會兒,陳檸回偷看他一眼,他的側臉冷峻,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陳檸回心裏也委屈,鼓足勇氣道:「叔叔,今天這事不能怪我吧?伯母忽然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吃飯,我不好拒絕。」
「沒怪你。」宋京野淡淡回答了一句,聽不出情緒。
「但你好像在生我的氣。」她發現,只要壓下自己心中對他的敬畏或者害怕,是可以正常溝通的。
宋京野聽到她的話,轉頭看了她一眼,「我說了沒生你的氣。」
他態度冷淡是做給他母親看的,讓她趁早死了這條心。
他和陳檸回?
虧她想
得出來,在他這裡,無異於**。
陳檸回哦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但是明顯不相信他說的,因為他看着就是很生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