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479章 啪,打蚊子 試讀

2022-10-26 04:07 作者:林如初顧紹庭
  • 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

    都市小說《人生若只如初見》,講述主角粟寶蘇一塵的甜蜜故事,作者「林如初顧紹庭」傾心編著中,主要講述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人生若只如初見》全文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479章 啪,打蚊子

姚詩悅暗自興奮的時候,姚家的二長老也在冷冷打量着蘇家。
裝修奢靡,實乃敗家之勢,遲早要出紈絝弟子!
主樓的房子太大!大房子會讓人的氣場過度損耗,在住宅風水中此乃凶屋,鎮不住這大氣派,遲早要完!
這就是典型的有錢人的嘴臉。
就這樣的人家,簡直玷污了他們姚家子孫的血脈。
當初姚欞月要是和那個純血脈的老頭結合,姚家的兩個孩子又怎麼會染上這污濁的血脈?簡直令人生氣。
姚家二長老看了姚詩悅一眼。
姚詩悅立刻悄悄靠近聶叔,低聲道「聶管家,我二長老有事跟你說。」
聶叔看了蘇一塵一眼,然後領着兩人出去。
姚家二長老十分不客氣「我這人,懶得跟一般人廢話,我就直說了!」
「你們蘇家今日必有一劫,關於殺人的事……我說你們是殺人犯你們就是,我說救你們就能救你們!若不想惹麻煩,就按照我說的做。」
聶叔「?」
不是,這是來了個神棍?
聶叔不動聲色的打量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問道「你什麼意思?」
姚家二長老輕蔑一笑「我們姚家的那個罪人姚欞月,你們帶回來了吧?是不是發現她跟正常人不一樣?」
聶叔眼神微凝。
姚家二長老說道「作為姚家人,自出生起就會在體內種下盅蟲!姚欞月的盅蟲在心臟里,我隨時能控制盅蟲,讓她死亡!」
「也就是說,你們蘇家要不要背上殺人犯的罪名,是由我說的算!」
聶叔「……」算是聽明白了。
「你想怎麼樣?」他冷淡的問道。
姚家二長老看他識相,把手負在身後「何聞和何問是我們姚家的人,我們只想要回我們家的血脈!其餘的我們並不想干涉。」
不怪他自大,這個世上能人異士的確有,真正見過他們本是的人,不管是商賈還是權臣,都會懼怕忌諱!
蘇家,理應也如此,沒什麼意外的。
聶叔「明白了,你們並不是和警官一起來的。」
姚家二長老冷笑「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要的是你們蘇家的一句話,我好心告誡你一句,有些事,並不是你們能了解的,這世上能人異士多了。」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聶叔。
他是知道突然新來的大夫人不正常,但並不知道早上粟寶幫她把盅蟲取出來了。
所以他遲疑了。
就在這時候,粟寶軟萌清脆的聲音響起「聶伯伯,不用理他們!大舅媽絕對不會有事。」
她小眼神一轉,說道「他們就是吹牛的,騙人的,我才不信他們有這個本事呢!」
聶叔一聽,心立刻就放了下來。
現在蘇家誰不知道,小小姐說的話最頂用,最可信?
在他這裡,還在再可信一些,蘇總說過了萬事皆不必懷疑,小小姐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聶叔微笑「來啊,把他叉出去!」
等候多時的牛大叔立刻提着叉子過來了!
「好傢夥,我就說這幾個人不正經!這女的三番兩次冒充蘇總老婆,今天還追上門來啦?」
姚詩悅臉色一變「你敢!」
牛大叔我叉!
有什麼不敢!
職責所在,不管講到哪裡他都有理!
姚詩悅沒想到他還依舊是這麼虎啊,說叉就叉啊!
她奮力掙扎,帽子和口罩都掙掉了。
「放開我!」姚詩悅氣急「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她口罩一掉,說話就漏風,牛大叔都詫異了,又是地中海禿頭又是老太太沒牙,就這還以為自己是天仙吶?
牛大叔無語說道「知道,你是蘇總老婆唄。」
姚詩悅一喜「對!那你還敢……」
牛大叔我叉!
想屁吃吧,還蘇總老婆,給點話頭就蹬鼻子上臉的。
姚家二長老氣得呵斥「住手!給我住手!」
他轉頭怒向聶叔「聶管家!別以為你們拿捏着我們姚家的兩個孩子,我就真不敢拿你們怎麼樣!你們要搞清楚,我們姚家從沒想過跟你們做親家!所以不會維持什麼明面上的人情面子,你們最好給我聽話點!」
聶叔「……」
粟寶躲在聶叔後面,揮舞小手生氣大叫「叉出去!」
牛大叔立刻用力把姚詩悅叉翻了個大跟頭,然後對準姚家二長老。
姚家二長老臉色一冷,手指一動。
他不發怒,真當他是普通人?
一隻細細長長、近乎透明的蟲子迅速飛想牛大叔。
姚家二長老發誓,要讓這個狗奴才當場暴斃,否則蘇家根本不把他的話當回事!
卻聽啪的一聲。
粟寶兩隻手手舉起,拍蚊子似的把那隻盅蟲拍死了。
她趕緊把手在屁股後面褲子蹭了蹭,無辜對聶叔說道「有蚊子。」
聶叔「好的,聶伯伯晚點就讓人做一次殺蟲。」
姚家二長老「……???」
巧合?!
聽說這個小孩在蘇家很得寵,應該是他們姚家的小家主教了她一些本事,正巧就把盅蟲打死了……
姚家二長老感覺就應該是這樣,畢竟他們姚家的小家主可是連惡鬼都能壓制的人。
外面的動靜引起裏面人的注意。
「怎麼回事?」蘇一塵出來,冷冷的環視一圈。
聶叔快步上去,低聲說了幾句。
蘇一塵看向姚家二長老,姚家二長老就對他冷笑。
警官皺眉「到底是怎麼回事?!」
路上這幾個人說是蘇家的客人,有很重要的事要跟蘇家商量,說是孩子的事。
基於職業本能,他們覺得這幾個人不像好人,就順勢讓他們跟着,否則辦案的時候無關人員不可能靠近。
卻聽姚詩悅指着蘇一塵身後的蘇何問,說道「警官……他們,他們真的殺人了呀,他們殺了我姐!嗚嗚嗚……」
姚敬雲「?」
姚家二長老「……」
媽的蠢貨……
在警方面前挑明,對他們本身有什麼好處!
警方難道不會想嗎,你怎麼就知道你姐被殺了!
剛剛在路上你怎麼不說!
姚敬雲窩火,計劃不是這樣的,現在恨不得上去給姚詩悅一個**斗。
這幾年姚詩悅貌似變得越來越蠢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姚家二長老也沒辦法了,只能順勢說道「我們今天就是來找我們姚家的人的,你們敢不敢把姚欞月叫出來?別說她不在,有人親眼看見你們把她的屍體拉回來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悄悄感應姚欞月,手指做了一個捏的動作!
他這一捏,便確定姚欞月死了。
姚家的本命盅蟲,沒有例外!
先讓蘇家陷入災禍中再說,只有讓他們遭受災禍,他們才懂誰才是說話的人!
姚詩悅看見二長老的動作,立刻跟着說道「怎麼,你們不敢嗎?是不是把我姐屍體藏起來了!」
她心底壓抑着期待,只要能摻和進去,她就有辦法讓蘇總求她……
她可以作證,反過來指認是姚家兩個長老殺的人,她有證據。
只要蘇總肯看她,肯答應她……那她願意為了他,背叛姚家!
沒落的姚家、束縛人的盅蟲……她早就受夠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