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張浩朱允熥
張浩朱允熥

張浩朱允熥免費閱讀

標籤: 張浩朱允熥 朱允熥 藍玉 都市
書名叫做《張浩朱允熥》的小說,是作者「免費閱讀」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都市,主人公朱允熥藍玉,內容詳情為: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3: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看啊,咱們大明是這麼大!」
朱允熥說著,用腳尖在地上划了一個大圈,「這是咱們大明!」
朱高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江南,大明這些最精華的地方這麼大!」朱允熥隨後在大圈之中划了一個小圈出來,繼續說道,「江南其實是個籠統的稱呼,也不所有江南之地都是有錢的地方。比如湖廣那邊也就是廣州,閩地就是泉州和福州這幾處對吧?」
「咱們大明精華之地,其實就在這直隸一部分還有浙江這邊,是吧?」
朱高熾再次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看,這地方這麼小,可錢都在這。」朱允熥開口道,「而且因為這靠着京畿,所以還吸引着全天下的錢都往這邊來,是不是這個道理?」
「錢還得生錢,那這麼一小塊地方,往後種地的越來越少,商越來越重,而且物價陡貴紙醉金迷。你仔細想想,這是好事嗎?」
朱高熾依舊沉默不語,但眼中已有擔憂之色。
朱允熥加重語氣,「天下的錢都在這,就是畸形。錢都往這來,他不流出去,這塊小地方早晚要撐不住。」
說著,又喝了一口茶,「咱們大明這麼大,就這一塊地方富,本身就是一種畸形。他再好,但好的只是最上面一層人。百姓的日子,其實還不如其他地方的百姓過得滋潤吧?」
「就以中原為例,糧產是不如湖廣,可勝在地多啊。戶部的黃冊上,如今中原農人平均下來,人均的田地是比南方要多的。」
「而且物價低,種點地養點牲口自己織布種菜,一年到頭總是還能落下點。」
「靠近京畿?流出去?錢都往這邊擠?」朱高熾心裏默默琢磨朱允熥剛才說的話。
「所以,皇上是贊成臣的」
「贊成,但現在不是時候!」朱允熥笑道,「咱們華夏曆來都是自上而下,不是自下而上。京畿若在北,則南北互通。若在南,那就一股腦全來這邊了。」
「而且京畿在北,北邊的需求就大了。剛才朕劃的小圈中,各種產出除了外銷還可以北上,若是沿着運河,能養活多少城池啊?光是南來北往的貨,每年能收多少稅?」
「皇上明鑒萬里!」朱高熾心中欽佩,這句話說的倒是誠誠懇懇。
說實話,他建議遷都看到的是軍事方面的考量。而朱允熥看到的,則是整個大明的經濟流通,地緣政治。
「共同富才是真的富,但這個事不是朕一個人能辦到的!」朱允熥繼續笑道,「所以朕點你進南書房為參贊大臣,不是臨時起意,而是真的希望,能有人好好的幫朕!」
「完了!我好像被他說動心了!」朱高熾心中暗道,「好像,有點佩服他了!」
「日後呢,你不必顧及那麼多,該出謀劃策就出謀劃策,朕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就直言不諱,有什麼好的想法也別藏着掖着!」朱允熥繼續笑道。
「我傻了才直言不諱!」朱高熾心中一笑,「你這人的話也就只能聽聽!」
「遷都一事雖是臣所提,但事關重大」
「所以朕說現在還不是時候!」朱允熥笑道,「咱們呀,君臣攜手慢慢來,一步步一個腳印的走,總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說完,他再次轉頭看着滿是燈火倒影的江面,又低聲道,「這兒美是美,但太過紙醉金迷消磨意氣啊!暖風吹得遊人醉,只把杭州做汴州!」
旁邊的李景隆支着耳朵聽了半晌,聽得一知半解。
但見此刻朱允熥看着遠處的畫舫,就低聲開口笑道,「皇上,您要是有雅興,就去那邊坐坐?」說著,繼續笑道,「臣倒是知道一個好地方,那些姑娘都是賣藝不」
「去看看!」朱允熥站起身,笑道。
「你倆是一個瞌睡一個送枕頭,還真天衣無縫啊!」朱高熾心中再次腹誹。
朱允熥似乎也察覺過來,自己答應的太快了,笑道,「整日都在宮中,案牘之勞,今日難得李景隆,那句話怎麼說的來着!」
「偷得浮生半日閑!」李景隆笑道,「您總要勞逸結合嘛!」
「對對,勞逸結合!」朱允熥朗聲大笑。
~~
這等事,李景隆早就安排好了。
兩艘小帆船把數十人接到江心,一艘掛着紅燈籠的畫舫之上。
朱允熥在李景隆的攙扶下登船,看着船頭招展的彩旗上,蘭香兩個字微微皺眉,「這字好熟悉啊?」
「您眼力真好!」李景隆低聲笑道,「解縉的手書!」
聞言,朱允熥苦笑搖頭,「朝廷明文律法,官員不得出入煙花柳巷,可這些文官才子們,還是禁不住!」
這話頓時讓他身後,好不容易上船的朱高熾翻了個白眼,心中暗道,「你當皇上的都出來雅興了,人家當官的自然有學有樣!」
「這畫舫的主人叫蘭香!」朱允熥一邊朝船艙里走,一邊低聲問道。
「蘭香是這位姑娘的藝名,她本名春娘!」李景隆在旁笑道,「最近因唱得一手好柳詞,所以在秦淮河上聲名鵲起。蘭香姑娘倒也和其他女子不同,若不是風雅之人,花再多錢也見不到!」
朱允熥腳步一停,「你是風雅之人嗎?」
說完,不等李景隆回話,彎腰進艙。
李景隆不是風雅之人,但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畫舫從外邊看着不大,但是裡邊別有洞天。裝潢素雅,點點茗香。
看來是早有準備,桌上已擺滿了酒水乾果鮮果等物。
船艙的正前方用紗簾隔開,一面戴紗巾的女子,在眾人進來之時,就抱着琵琶緩緩行禮。
「猶抱琵琶半遮面!」朱允熥坐下笑道。
他話音剛落,猛的覺得身下的畫舫好似晃了晃。
定睛一看,原來是朱高熾走的急了,身子一個和趔趄靠着船艙才勉強站穩。
「挨着我坐吧!」朱允熥開口道。
朱高熾拱手行禮,然後撩開裙擺坐下。
忽然,朱允熥又感覺晃了晃。
「我以為地震了呢?」朱允熥揶揄笑道。
頓時,朱高熾翻了個白眼。
「你這胖呀,不是啥好事!」朱允熥抓起一把瓜子,低聲道,「你看你才走幾步,腦門子上都是汗?」
「我也不想胖,我有啥辦法?」朱高熾心裏嘟囔一句,嘴上道,「您說的是,臣日後一定多」
「聽她唱的什麼!」
此時,紗簾之後的燈光陡然暗淡,越發凸顯得紗簾之後的人身姿婀娜。
突然,珠落玉盤之聲響起,琵琶輕奏。
而後朱唇輕啟,軟糯吳語之聲繞樑,「東南形盛,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唱的是柳永的望海潮?」朱允熥磕着瓜子說道。
「是,柳三變這首詞,今日倒也應景」
「別說話!」朱允熥擺手道,「聽曲!」
「你丫先問我的!」朱高熾翻了個大白眼。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不得不說,這女子的唱功相當了得。吳儂軟語抑揚頓挫,又婉轉婀娜,一時間竟讓艙內眾人有些痴了。
突然,畫舫外傳來一個聲音。
「大爺明明下午就包場了,你吃了豹子膽敢包給別人?」
「信不信爺爺拆了你的畫舫?」
朱高熾面容陡然一變,眼中滿是驚駭。
「老三?」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